执子之心

爱拖更,爱开脑洞,懒癌晚期的执子

【轩羡】人物番外篇•林可篇

  含大量剧透,请慎入。

         〖正文〗

      【一】

  林可是个根正苗红的二十一世纪活在红旗下的少年,诶呵,不巧的事,他最近发生了件事,一件司空见惯于网络上那些穿越大军的穿越——他不小心被自家的宝贝电脑给电死,嗯,还外焦里嫩的那种,没错,这哥们是个阿宅。

  没想到不小心以为穿越到是修真型“古代”,这是他一个孤儿认为的,有娘生没娘养的那种,穿越梗常常用到,结果,啪啪啪打脸。

  有修真,没错!是古代,没错!女主角,长得特别漂亮,错了!真错了!主角是真心相爱的!没错!关键是主角是分桃【也是对男男同性恋的一种称呼】,而且,林可在流浪时,常听些传闻,谁家阳元娶了普人,谁谁家的阴仪嫁了个阳元,搞得了段时间之后,发现这特么是个类似于ABO世界观的世界,【哦呜,当年,林可的性启蒙也是这个】……

  这就让林可很郁闷了……为毛啊,把自己扔在这里啊……〖林可卒,享年??〗老子是纯种性取向正常啊……

  得了,能穿越二次元,己经很好了,走一步活一步,自求多福吧!

  就这样,我们的林可穿越小伙伴,正式上市了。【真心不容易呀!】

  【二】

  林可结识了小伙伴,名叫魏婴,因为那时候,在现世的他只知道主角叫魏无羡……

  然鹅,他失算了。

  被江叔叔带回了云梦江氏之后,江叔叔还分别取了字。

  小伙伴魏婴,江叔叔取了个好字给了他,字无羡,林可表示又刷了一遍三观,原来那个主角字无羡,姓魏名婴啊【土拨鼠的呐喊】,正是他那位小伙伴啊。

  林可感到深深的无力。

  林可,原取字松劲,因为林可身体比同龄人差的原因,后面想想,松树,生命力顽强,且常被诗人歌颂,松劲这个字,太过于庸俗,这就有点儿难办了……

  江枫眠遥看窗外,望求取个好字给林可。

  己是早春二月,前几日还是暖洋洋的,柳树抽了芽儿,花儿也长了叶儿,早春时节天气还真不好说啊,如今倒春寒又将万物冻了去,江枫眠看着窗外那棵柳树早已抽出的芽儿笼上了层薄薄的冰。

  这时,江枫眠想起了一句诗:

  〖柳暗花明又一村〗

  柳树,松树,这两者都是世人所喜的植物,而植物的生机是无穷无尽的,那怕死尽了,也会复长。

  江枫眠摸上林可的头,温柔说道:『那就取字,松尽,如何?』

  『多谢江叔叔!』林可眼尾带泪说道。

  前世一十多年,有爹有娘,却一个不爱,一个不疼,今生转入魔道,林可第一次感受到“爱”这个字,喜悦之下,流下泪来。

  【三】

  魏无羡没了,给刚入云梦江氏的林可当头一棒。

  自己的小伙伴没了,能咋整?

  找呗!

  给了半宿夜的林可,仍旧没找到,过来的路上的小亭,没有!用膳的地方,也没有!没有,没有,都没有!这黑灯瞎火的,魏无羡会去那里?

  想到这里,林可越想越可怕,越想越是哭了起来,魏无羡,你跑那去了?我一个人好担心你呀!你到底跑那去了?整个人也只好是哭哭啼啼的继续找。

  终于在执灯的江师姐和江澄、林可三人的共可努力之下,在棵树上找到了魏无羡,魏无羡整个人睡在树上,睡得正香,两个小脚丫子冻得通红,整个人蜷着一团。

  那一晚,林可也不敢多睡,生怕自己的小伙伴,又一次出走。

  【四】

  林可是十五岁生辰时,突然分化,自己手忙脚乱抛下为他贺生辰的江虞夫妇和一干师哥师弟跑回房间。

  全身浑热,全身如蚁咬似的,正当以为自己要死在床上时,门外,传来魏无羡、江澄的声音。

  『师弟,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魏无羡,如果林师弟真没事的话,那还需你来看看?』

  门外,传来一大一小的争议声。

  这让他感到自己还活着,自己身上的疼痛己经没那么疼痛。

  谢谢,谢谢,上天给我的这个迟来的“馈赠”。

  【五】

  己经临近冬至,云梦这里还不怎么冷,时有些晚熟的瓜果,这让林可己经深深着迷上这片土地。

  前世的林可,出身家庭还算上那种有点小钱,并不是大富大贵的那种家庭。

  林可刚出生的时候,被姥姥抱去算了一卦,这一卦,不得了,算命先生直呼晦气,并扬言到:

  『此子,并非大福大贵之人,而是个灾星,克父母,克财,命中犯煞……』

  结果,算命先生没几日就暴毙,林可的全家就信了。

  反正就是林可的命不太好,打小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那种,饿的时候没饭吃,当然,他的饭食净是些发霉的、发蛆生虫的、发硬的,常常有很长一段时间,他经常没饭吃,怕被父母打,活生生抗下三四天,饿的时候有感觉那是好事,直饿到没感觉那才是坏事了,才去跟自家拴后门的土狗抢食,后来,林可有了个弟弟,弟弟也对他不好,天天打骂,又晃了几年,林可那几个沾亲带故的亲戚全被大卡车,呼啦,撞死了,自己后来也就变成了阿宅 。

  又做了一世的人,林可感觉自己可能就是那种“爱”来太晚的人。

  【六】

  林可是个极为看重身边的人,同时,也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魏无羡被金子轩成了契之后,他把金子轩给打了顿。

  当江枫眠和虞夫人死在温狗手上的时候,他的天己经塌了一半。

  他被打成重伤,那温逐流并没有把他的金丹化了,而是留了几丝灵力,紊乱他的灵力,毁去他的筋络,那刚结的金丹便碎了……而自己成了一个废人。

  江澄的金丹,被温逐流这只狗给化了。

  一下子,家破人亡,怨谁,怨老天爷!怨老天爷不开眼!

  该死的,不死!自己的朋友遭了罪!

  即然,老天爷要收我的命,我给就是!

  他一下子变成了半疯,时不时的口出狂言。

  岐山温氏中也不乏好人,自己倒是在那次清淡会结识的腼腆夹杂着些忧郁的少年温宁和温宁的阿姊——温情,给救了。

  岐山温氏之中,倒是有些人追求岐黄之术,那温情兄弟,也是其中。

  在那个皮肤略黑,脾气虽说不好,但心肠绝好的温情姑娘的帮助下,将师兄的金丹给了江澄。

  随后的,随后,等他爬出乱葬岗时,他已经疯了,成了个爱吃“鬼”的鬼。

  还将该死的温逐流炼成个无意识的高阶走尸,也是便宜了温逐流这条狗。

  自己己经还没有疯,只差个人推他入深渊。

  为了报复温氏,自己便将佩剑——拒衍与炼化阴虎符的剩下废料,炼就成了阴铃——镇泱。

  【七】

  师兄大婚的时候,没去。

  那时候的他体内顽疾复发,心魇产生,没几年在人间了。

  金凌满月,他也没去。

  引得师兄不快。

  金凌周岁时,他去了。

  还带了礼物去了,还换了件红衣,这次他杀了未来要与师兄弟白头偕老,小侄儿的父亲——金子轩,这次,他己经被人推入了深渊之中。

  他己经完全疯了,心魇入体。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师兄己经不在了。

  耳中只有几句话一直在回响着……

  『阿尽……』

  『这不怪你……』

  『回去吗……好吗……算师兄求你了……』

  『莲花坞永远是你的家……』

  『放下心结……』

  师兄……认凭自己再怎么堵住伤口,但,生命的流逝却己经没有办法阻止了……

  他亲手毁了一个家……

  乱葬岗围剿的时候,他从容地面对江澄的杀机……

  他只知道,自己是时候解决掉自己卑微的一生了……

  阴铃和阴虎符成也自己与师兄手上,毁也毁在自己的手上……

       〖人物介绍〗

  林可【普人,16岁】『身死:20岁』:

  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

  生辰:3月9日

  字:松尽

  佩剑:拒衍

  法器:阴铃——镇谜【拒衍炼化】,阴虎符

  平日沉默寡言,为人诚恳,一表人才,本性刚正不阿,重情重义,由于年少经历,十分看重身边朋友。

  在温狗火烧莲花坞时,林可一直重伤,后被温情所治,被温晁扔下乱葬岗,被怨气所侵。

  之后,拒衍炼化为阴铃——镇谜,座下有高阶无意识走尸“恶使”温逐流,后帮师兄炼化有意识高阶走尸“鬼将军”温宁,被仙门百家称为“乱葬鬼君”。

  射日之后,体内旧疾复发,心魔入体,在穷奇道误杀金子轩,后魏无羡为保林可所死。

  在乱葬岗围剿时,将阴虎符和镇魂铃毁去,死于百鬼吞噬,后被莫玄羽献舍,重回人间。

         〖喜欢哒,给个红心和小蓝手呗〗〖比心比心〗

【轩羡】第四章•联姻

终于忙完了,没想到这么快,晚上睡不着,撸文一下,没想到,一文章码完了,这么高效,即然撸完了,发出来好了,给你们看看!

————————————————————————————

  脑残文章:

  严重ooc

  邪教CP+穿越者:

  私设:

  金子轩【魏无羡道侣】:阳元   信香:金星雪浪

  魏无羡【夷陵老祖】:阴仪   信息素:天子笑

  蓝忘机:阳元       信香:雪松

  林可【穿越者,乱葬鬼君】:普人

  金凌【金子轩和魏无羡之子】:阳元  信香:满天星

  江澄:阳元  信香:荷花

  江厌离:阴仪  信香:桔梗

  蓝曦臣:阳元  信香:茉莉

  江枫眠:阳元       虞夫人:阴仪

  温情:普人             温宁:阳元

  温若寒:阳元        温晁:普人     王灵娇:阴仪

     金光善:阳元     金光瑶:普人  

  A:阳元  B:普人  O:阴仪

  正常人一般都是15、16岁时分化,晚一点17、18岁。

  年龄:金子轩:19  魏无羡:16  蓝忘机:16  林松尽:16

  金凌:15   江澄:15  江厌离:18  蓝曦臣:19

  CP向:轩羡,忘羡

——————————————正文————————————  

  满室的阳元和阴仪信香纠缠的气味。

  可以直熏得阳元和普人直掉眼泪。

  散落一地的衣物,躺在床上正是江澄和林可苦寻整的魏无羡,魏无羡己经昏过去了,身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咬痕和吻痕,尤其是脖子和胸脯……

  这种事情,换谁身上都不能忍受,一个天之骄子竟然要雌伏于他人之下。

  金子轩站在一旁,冷笑道:『江晚呤和林松尽这里可不是你们该来地方。』

  林可一脸愤怒地颤抖拔出腰间的拒衍,剑指金子轩『该来的地方?金子轩,你这个家伙竟敢这样子对待师兄,当真以为我们云梦江氏的人都是软柿子,嗯?』

  『云梦江氏?呵!也仅仅是因为我母亲与江厌离的母亲交好罢了,结下了这个可笑的婚约!』金子轩一提起与江厌离这事就火大。

  『你跟你那个污秽不堪的爹一样!』林可气到脸面涨红如猪肝。

  『住嘴!别给我提起他!』金子轩平日里最讨厌别人提起他那个爹。

  『你这厮,受不了你了!我就不信了!!』

  江澄与林可己经忍不住与金子轩缠打在一起,两人很快将金子轩打得鼻青脸肿的,同时,也引来了蓝家的人。

  很快金子轩、江澄、林可三人被蓝氏门生死死地压在地上,

  『胡闹!这究竟是何事?』蓝启仁此时感觉头疼,这金、江少主还有江氏二弟子居然打起来了,三人平日之中皆是安分守己之者,今日打起来了,八成又是 魏无羡这个从不安分守己的家伙惹起的,只好等两家宗主过来协商此事。

  『师兄昨晚突然分化,金子轩这厮趁人之危,把师兄……』林可话还没说完,金子轩便打断了:『正如林可所言……要怪怪我一人身上。』

  哼!即使金子轩你揽下了这事,这事别想一笔算清!

  有事情不需要言语,便能全盘托出。金子轩身上阳元的气息己经缠上了阴仪的气息。那就说明魏无羡己经被金子轩成了契!也真是胡闹!这魏无羡自从来了云深不知处求学,云深不知处中便不得安宁,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又如何是好啊!

  魏无羡短暂的求学生涯就中止了,魏无羡也这样回了云梦江氏,同样的金子轩也因此事,回了兰陵金氏。

  或许来说江枫眠一生的遗憾也就是愧对于自己的钟情一生的妻,号紫蜘蛛的阴仪虞夫人。

  本来呢,江枫眠的少年时期是有见过几面少年虞夫人,那时的虞夫人长得极美,惹得少年江枫眠每每见了都会心跳加快,江枫眠之母很快猜出了少年江枫眠的心思。

  这虞夫人之母与江枫眠之母从年幼之时关系慎好,各自嫁了人家,那江枫眠之母有了身子之时,便与虞夫人之母打了个趣,约了日后的婚事,若是两头胎一男一女,便结为亲家,若是两男子的话,便拜把子。

  那虞夫人之母当真也应下了,巧得是,江枫眠之母生了男,取了江枫眠之名,三年之后,虞夫人之母诞了女,取了虞紫鸢之名。

  时间眨眼一瞬,很快两人便长大成人,江枫眠弱冠之年,迎娶了已及笄一年的虞夫人。

  这虞夫人打小记事起,知道自己有一纸婚约,便与冷面对着江枫眠,这冷着冷着,生了感情了。

  再后来的,后来,嫁给了江枫眠。

  也是缘分呐。

  嫁过来的没多久,江家家仆魏长泽在外结识了藏色散人,生了个儿子。

  好日子没过多久,那夫妻二人在夜猎时被一邪祟要了命,那魏无羡也成了没爹没娘的人,日夜游荡于街道中,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日子。

  没过多久,江枫眠便将魏无羡还有林可带回了莲花坞。

  魏无羡怕狗,江枫眠便将三条灵犬送了人惹得江澄大发醋意,扬言要放狗咬两人,结果,刚到江家的那个晚上,魏无羡在树上睡了半宿,江厌离、江澄、林可找了半宿。

  一弄还不要紧,虞夫人那个急呀,自己的亲儿子不亲,去亲近别人的儿子。

  随着时间飘扬,莲花坞的荷花凋了开了,开了凋,荷叶黄了绿,绿了黄。

  魏无羡这不安分的主,总是惹得莲花坞鸡飞狗跳,从来不得安宁,总要江澄和林可善后。

  这次却是在姑苏蓝氏那出的事,捅的娄子可大发了。

  是夜,那红蜻蜓为了配偶纷纷飞向荷塘上面,给荷花小亭罩了层红雾。

  那江枫眠去寻虞夫人,未果,听闻婢女所言,那虞夫人去了荷花小亭喝闷酒去了,便快去走去了。

  江枫眠只得温柔唤到:『三娘』

  那虞夫人独自一人喝着闷酒,转过头,所说:『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我方才去房里找你,金珠说你在这里』

  『有什么事吗?』

  江枫眠从怀中掏出一小精巧木盒放在石桌之上。

  虞夫人推开那小木盒。

  那里面装着只制作精良的玉簪。

  『买这些无用之物作甚。』

  『那簪子,我瞧着好看,便买了来……』

  江枫眠背着坐虞夫人,很显然是有事不敢面对虞夫人。

  『三娘,此次前去姑苏,还顺同去金宗主谈了阿离的婚事……』

  虞夫人将头偏了点过来:『阿离的婚事?阿离的婚事是我与子轩母亲,在他们小的时候走下的,有什么问题?』

  『之前在姑苏之时,与金宗主商议了一番,解除两人婚约……』

  『好好的……为什么要解除两人婚约……』

  江枫眠面带苦色,便说:『之前以为他们两情相约,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咱们又何必勉强……』

  『这不可能啊,阿离之前见过子轩几面,阿离是分明喜欢子轩的,怎么是子轩那小子说了什么?』

  『他们小孩子家家的能懂什么?再说了我与子轩的母亲打小交好,眉山虞氏与子轩母亲的母族又是友族,现在云梦江氏与兰陵金氏再一联姻,再说了那金子轩是阳元,阿离恰好是阴仪,阳元和阴仪结亲,本就是天设一对,地设一双的,两者在一起,有什么不好?』

  『可是将来共度一生的是他们,如今我与金宗主商议过了,联姻还是在的,只是联姻的人物更改一下……如果按大人的意愿强行绑在一起……』

  『像我们这样吗?』

  虞夫人一语刺中江枫眠的心窝。

  夜风吹过荷花小亭,吹过那湖面,泛起了圆圆涟漪,犹如那小亭两人的心。

  『三娘,我本无此意……』

  『魏婴,那死小子走到那里都是祸害……』

  『这次又不关阿羡什么事……』

  『不关他的事,那又是谁的?不然那桩婚事这么会散?』

  『三娘……』

  『是啊,那小子和林可自从被你拣回莲花坞,你的心就从来没摆正过,这次弄出这件事来,下次又不知弄出什么事来……是了,反正都是有你这个宗主帮他摆平……』

  虞夫人一吐气话,便气冲冲回了房。

  『三娘……』江枫眠忍不住站了起来。

  在空中配完偶的雄红蜻蜓,完成使命后,便纷纷砸在湖面上,砸迷了湖面的倒影。

  【好了,各位小宝宝,本文剧情呢就开始正式的进入日常向,也就是魏无羡送去金鳞台培养感情了~时不时的开车~五菱神车飞奔而来,车门己坏,请自焊!谢谢!】

  【人物视角番外篇:①林可②江澄③金凌④魏无羡】【只有四个别挑食,我都写】【开放时间:随机】

  【请注意!!请避雷!!欢脱崩坏向!!人物严重ooc!!「开放时间:码到相关正文就放」

  穿越番外:①金凌穿越到岐山清淡会「正在龟更写文ing~」「四千+,五千封顶」「分上下」

  ②当刚刚处在一起的轩羡夫夫穿越大梵山「正在开发脑洞」「五千+,八千封顶」「分一二三」

  ③当原著与平行世界相碰,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场面「正在开发脑洞」「八千+,一万封顶」「分一二三四」】

  【金子轩的追妻之旅   15%】

  【攻略目标:魏无羡】

  【对方好感:35(50以下厌恶)(50正常)(70喜欢)(100爱上)极为厌恶「金子轩主动揽下罪务林可跟魏无羡讲了,林可助攻+1」】

  【下回合触发事件:金鳞台(金子轩同志,。胜利在向你招手,加油鸭!把魏无羡娶到手!狠狠肏他!肏到他哭出来!在床上哭唧唧,叫你轩哥哥,日渐猥琐😏😏,性福的明天在向你走来!)】

  【人物敌意:1)林可〖敌意:72〈满:100〉高〗

  2)姑苏蓝二〖敌意:45〈满:100〉中等〗

  3)江澄〖敌意:65 〈满:100〉中等偏高〗】

  『千万不要满敌意哦,否则出现严重后果』

  【人物助攻:林可+1】

  

  

  

  

  

请假条

抱歉啊,延迟更新,因为学校那边突然有急事要处理,要处理两三天,本周五更新。

两篇正文和一篇番外【林可篇】奉上。

先溜了……

不是我的错啊啊啊……( っ'-')╮


【轩羡】乌莲•三

  脑残文章:

  严重ooc

  邪教CP+穿越者:

  私设:

  金子轩【魏无羡道侣】:阳元   信香:金星雪浪

  魏无羡【夷陵老祖】:阴仪   信息素:天子笑

  蓝忘机:阳元       信香:雪松

  林可【穿越者,乱葬鬼君】:普人

  金凌【金子轩和魏无羡之子】:阳元  信香:满天星

  江澄:阳元  信香:荷花

  江厌离:阴仪  信香:桔梗

  A:阳元 B:普人  O:阴仪

  正常人一般都是15、16岁时分化,晚一点17、18岁。

  年龄:金子轩:19  魏无羡:16  蓝忘机:16  林松尽:16

  金凌:15   江澄:15  江厌离:18

  第三章•上

  『那岐山温氏,也不能做出草菅人命的事来,竟将水行渊赶至姑苏这边来……』林可对着驾船的江澄愤恨说到。

  『以后这种话少说,岐山温氏再怎么样……我们都要忍着』江澄也只能这样回复。

  自打自己记事起,岐山温氏越来越越狂妄自大,开始打压其他仙门,甚至开始吞并蚕食其他百家,真以为自己是仙门百家之首了?笑话!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虽说自己出身于云梦江氏,是日后云梦江氏的宗主,那也得忍着,俗话说得好,盛极必衰,岐山温氏如今蒸蒸日上,但,并不代表着温氏以后也会这样。

  正如江澄所想,几年之后,岐山温氏覆灭,云梦江氏和其他仙门世家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魏无羡还是依旧如此,时常跑出去,寻欢作乐,天天带着几坛天子笑回到云深不知处。

  是夜,连下几下雨也挡不住魏无羡的“好动”。

  又偷溜出去的魏无羡回来被掌罚的蓝忘机逮个正着,被拉去蓝氏祠堂狠狠地打了一顿。

  『唉,江澄你走慢点,疼死我了』魏无羡趴在江澄背上鬼哭狼嚎到。

  『背了你还挑三拣四的,我看我不背你,你会在人家祠堂赖上整天』

  『师兄,你来云深不知处都不知被处罚了多少次了……』

  也能怪魏无羡自己太能闹了……

  是夜,听泽芜君所言,魏无羡去了姑苏蓝氏的疗伤圣地——冷泉,还撩了一波蓝忘机,惹得忘机兄想把这个皮•羡带去祠堂再打一顿。【忘机兄,你耳朵红了哎(///ˊㅿˋ///)】

  远处传来一声声吼叫,不像飞禽,又不像猛兽。

  难道是?凶尸!?

  『叔日今日带了几具凶尸回来,关在冥室内让我去问灵』

  『还就是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emmmm,自我感觉越写越渣了呢……】

  第三章•下

           〖大写的一个字车〗   

            【链接评论见】

等等,在金子轩拔出发软的什物时,发现魏无羡的左耳耳后竟然有两颗痣,大的是红痣在上面临耳后,小的是黑痣,在耳垂后面。

  完了完了,这不是莫桑吗?那年他曾经无意中看到过莫桑的耳后长有这样两颗痣,完了,天要亡我!莫桑竟然是魏无羡,完了,跟自家的娇妻定了梁子,怎么办?挺急的!求解!

  正准备帮魏无羡处理一下时。

  门忽然被撞开了。

  撞开的人,正是江澄和林可,信息还没有散去,两人一嗅,就知道出了事

  『你都干了什么?!金子轩!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金子轩的追妻之旅   10%】

  【攻略目标:魏无羡】

  【对方好感:30(50以下厌恶)(50正常)(70喜欢)(100爱上)极为厌恶】

  【下回合触发事件:联姻(金子轩同志,媳妇还是要宠的,不然隔壁的老蓝可就抢老婆了)】

『作者有话说:后面的更新会放缓些,因为这三四天更新……弄得我,习惯性失眠又出现了,到三四点都睡不着ㄟ( ▔, ▔ )ㄏ,好困』
  

记个脑洞番外梗

以乌莲作为背景

金凌无意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遇见还没有结亲的娘亲和爹爹,那会如何?

①金子轩十五岁时去莲花坞时

②魏无羡被金子轩标记

③屠杀玄武

④魏无羡和林可被扔进乱葬岗时

【到时候,我会随机选一个】

想想都刺激~

还有魏无羡穿越未来,跑到大梵山

金子轩穿越未来,跑到大梵山

夫夫二人把家还呀~

金凌见爹娘泪汪汪~

【轩羡】乌莲•番外•孕期play

人生第一次开车啊~

文笔渣emmmm


石墨链接评论见


我想顶风作案o( ̄▽ ̄///),有人要看吗?番外•轩羡孕期play ,正文,正在全速码中


【轩羡】乌莲•番外•有娘生没娘养

抱歉啊,正文卡了,所以说只能番外了……正文还要写两三天,因为有强*的情节,请见谅,因为作者很少看黄文……
大约下周一更正文,现在放点番外给你们食用……

番外•有娘生没娘养•上

要问起修仙世家近些年的喜事,莫过于那件事,也就射日之后的兰陵金氏与云梦江氏联姻,联姻二人自然是兰陵金氏的少宗主金子轩与云梦江氏的首席大弟子魏无羡,两者本是一对欢喜冤家,却让人出乎意料的处在了一起,有知情者透露,二人很久之前就熟知,并且金子轩这个“死皮赖脸”的猪早已将魏无羡这个大白菜拱回了兰陵金氏,强势的金夫人表示儿子喜欢就好,自己不会管的。

  【金夫人表示:娘准备好抱孙子了,子轩加油“造人” 哟!    金子轩表示:好嘞!娘   魏无羡表示:金子轩,你媳妇还要不要了?小心我回莲花坞!】

  【宇宙直男•江•宇直•澄宗主表示:好气哦!金子轩这货那么早就把我们江家的大白菜拱走了!我竟然不知道!】

  发喜帖时,别家的喜帖都由小厮送了去,反倒是魏无羡自己去了重建的云深不知处还有乱葬岗一趟,给了一向以“清冷”自居的含光君蓝忘机一张红纸金字的喜帖,两人还在静室之中闲聊了一会,魏无羡便以有事先走了,走时,含光君的眼眶变得红彤彤的,当夜将自己关在了静室喝了三天三夜的天子笑,直到喝到酒后失言,听蓝家门生所言:当日,含光君喝了不知多少坛的天子笑,口中不停喊着魏公子的名字,不停地灌酒,拉都拉不住。

  情己至骨,有缘无分呐,只知含光君是个痴情的种。

  而同是修了鬼道的林师弟林可,为了减少仙门百家对师兄还有云梦江氏的意见,便托辞不去,惹得魏无羡有些儿恼火,一个冠上了“乱葬鬼君的”人出现在自家师兄的婚宴上,你说能不能去?

  答曰:不能。

  新婚燕尔不至三个月,便传出了魏无羡有孕的消息,冲洗了射日之征后兰陵金氏的晦气,兰陵金氏上下许多人都十分期待小少主的诞生,同样传出了坏消息,在魏无羡记忆中一直沉默寡言,为人诚恳,长得一表人才的阿尽【魏无羡对林可专称】竟然叛出了师门,引得魏无羡险些流产。

  八个月之后,是夜,魏无羡将小少主诞下,金子轩一八尺男儿竟热泪盈眶,也能说二人情路坎坷,在一起实着不易,先有温狗,后有射日,再是阿尽叛出师门,那个不让人心寒?那个不让人心酸?

  敢问世间经历过战争的爱情,能白头偕老的有几例?也就不过少少几十例罢了。

  金子轩将自家的宝贝儿子名为金凌,名意愿儿子如百鸟之首凤凰一样,凌翔九天。洗三之时【婴儿出生的第三天,孩子的长辈通常会在这天给新生婴儿洗澡】,魏无羡为金凌取了字,如兰,愿金凌今后谦谦君子,幽幽如兰。

  满月之时,又去了趟云深不知处和乱葬岗,含光君来了,林师弟却没来。

  能有什么办法呢?师弟不来,也不能强求,况且师弟己经叛出了师门,也不能硬求林可回归师门吧,他只能常常去乱葬岗看望师弟,帮师弟采购一些需要的物资什么的。

  但,悲剧还是发生了,莲院里的莲花年年开着,金凌一天天长着,早就会满地跑了,也会说话了,却没了相濡以沫的两人。

  不羡鸳鸯不羡仙,只求来世再续缘。

  【PS:第一章忘了说,当年金子轩临走前一天,羡羡不是给了几株莲蓬吗?金子轩同志并没有吃掉,而且带回兰陵金氏,找个水好的塘子养了起来,就是莲院的前身,后来为了迎娶羡羡,在这里加盖了一个小院子,也是莲院,想想看射日之后,仙门百家都差不多没有余力去扩建自家,所以(* ̄m ̄),兰陵金氏真是财大气粗啊……】

番外•有娘生没娘养•中  

        『娘亲,爹爹』

  金凌会喊这两个词的时候,他才刚刚一周岁,也只会跌跌撞撞的撞进自家娘亲的怀中,那时候的爹爹总会抱住娘亲,自己总会把玩自家阿爹的佩剑。

  在周岁时,抓周时,在一干兰陵金氏长辈和自家的舅舅,姑姑的注视下,抓了自己娘亲的佩剑,银铃,笛子还有爹爹的佩剑,惹得自家娘亲爹爹一阵欢喜。

  『金凌日后会继承二位贵人的天赋』

  当然,这种日子没到几天也不见了,自家的娘亲自从爹爹消失了之后,便日日夜夜以泪洗面,日夜茶饭不思,很快瘦了下来,那时候的小小金凌总会依偎在自家娘亲身边,自家的小叔叔也劝了娘亲好久,娘亲也无动于衷,娘亲的水淋淋桃花眼哭肿了,脸上都是泪痕,整日披头散发的,一点都不美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娘亲突然有一天,不哭了,梳洗了一番,带着自己上了辆马车,不知道带着自己去什么地方,从陆路到水路,走了两天,金凌长大后,回忆到,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那时娘亲跟前一段时间的娘亲不一样,每日眉眼带笑,还会做着平日里自己爱吃的荷叶粥,真希望时间停在那时候啊。

  时光悄然溜走,走了两天,娘亲带着自己去了比莲院有着更多莲花的地方,金凌以为娘亲是带着他找爹爹的,没想到是来找舅舅和江姑姑的啊,金凌小少主,一个不开心,便将嘴嘟了起来。

  『阿凌,娘亲要去找爹爹,你在舅舅好好的好不好?嗯,阿凌?』娘亲蹲下来,双眼与自己平视着,眼中含泪说到。

  『阿凌答应了,娘亲,你一定要和爹爹带着阿凌一起回家啊,阿凌等着吃你做的荷叶粥』金凌听到自家娘亲要离开自己,抓着着魏无羡衣角哭着说到。

  『好,娘亲会的』魏无羡将抓着自己衣角的金凌一把搂进怀中,话语中带着哭腔,泪己经打湿了金凌的肩膀上的衣料。

  『那,我们拉拉勾好吗?』

  『好,拉拉勾』

  两个小指勾在了一起,一个是不舍的一个是盼望的。

  是夜,自家娘亲与江姑姑说了一夜子的话,交待了,金凌爱吃什么,讨厌吃什么,喜欢午时小眠一番,平日里喜欢什么,都与江厌离交待了一番,还将自己的佩剑随便,银铃与金子轩的佩剑岁华一并留了下来,当然还留了一些金银细软。

  天不亮之时,就走了,临走之时,还去金凌房中抱了抱金凌,睡梦之中,金凌说了句梦话。

  『娘亲,别走』

  魏无羡愣了愣,回了句。

  『好,娘亲,不走』

  说着说着,便哽咽了。

  魏无羡是哽咽着离了莲花坞,离了承载着他将近一生的快乐回忆。

  年幼时,失了父母,流浪街道时,意外结识了同样是孤儿的林可,为了一日三餐而与野狗抢食,比自己小的阿尽总是护着怕狗的自己,后来,同林可一同被江叔叔带回了云梦,十二岁时,结识了自己的一生至爱,诞下了阿凌这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虽说其中情路坎坷,但比别人相比己经是幸福很多了,子轩,谢谢你,给了我个温暖的家,谢谢你,江澄还有师姐,麻烦你们抚养阿凌了。

  阿尽,我来乱葬岗了,跟我回家吧。

  可金凌却等来的己经冷得不能再冷的尸身,和娘亲日夜别在腰间的鬼笛陈情。

  『阿尽……』

番外•有娘生没娘养•下

  金凌十三岁时,曾送入了云深不知处求了一段时间的学,教书的先生是曾经教过娘亲的蓝启仁,蓝老先生,蓝老先生授课时曾一度认为金凌与魏无羡那种放荡不羁的性子相像时,正所谓有什么的娘就有什么事样的崽,然而,并没有金凌向魏无羡性子发展而是向自家舅舅那样性子发展,十分傲娇,鬼知道,这是怎么发展的?

  结果,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候,因为脾气不好,又十分傲娇,于是被蓝氏小双璧中的蓝景仪戏称为“大小姐”,弄得当时来姑苏蓝氏求学的仙门百家子弟,也称呼为“大小姐”,气得金凌直掉眼泪。

  眼泪汪汪的跑回了云梦江氏,反之还被舅舅呵斥了一顿。

  你想想,云梦江氏中世家公子排名第四,五人中唯一一个阴仪,堂堂“夷陵老祖”魏无羡与兰陵金氏世家公子排名第三金子轩的遗孤,竟然被一小子气得回了家,你说出去丢脸吗?肯定丢!

  气得江澄想直接给这小子一紫电,这小子到底随了谁,又不像他娘亲,又不像他爹爹,想想还是算了吧,毕竟这小子是自己带大的,带出了感情,而且还是魏无羡唯一的儿子。

  在莲花坞待了几天,金凌便回了兰陵去了。

  回了兰陵金氏之后,金凌一连几日闷闷不乐。

  直至……

  『金凌,你看这是什么?』自家便宜小叔叔,【也只能怪自己的爷爷——金光善这个人形种马】从身后抱出了只黑白相间的灵犬。

  『这是……』金凌的眼光变得兴奋,是的,这是条灵犬,活生生的一条灵犬。

  『这是送给我的吗?』

  『是啊』

  自打那次之后,金凌便得了自己从小到大都想要的一条灵犬,便取名为“仙子”【一看就知道遗传了自家舅舅的取名基因,想想之前的茉莉,小爱,妃妃,珊珊,就想笑……】。

  金凌一生中拥有的黑点就是自己爷爷的私生子,自己的爷爷真是个活生生行走在人间的种马,后来那啥了,“精尽人亡”算不算?总而言之,就是自己的爷爷爱**,然后有一大堆的私生子女,其中那个叫莫玄羽的最**。

  虽说那莫玄羽最后以骚扰同门的罪名送回了莫家庄,但是命运这个东西说不准啊。

  诶呵,刚好那大梵山正处莫家庄随近,金凌夜猎用的四百多张缚仙网之中恰好有张网住了“莫玄羽”的驴。

  『没想到这穷得榨不出油水的莫家庄随近,竟然会有四大家族的人,也不知道是那位家里有矿的人布下了这缚仙网,等等……』“莫玄羽”纵身躲入树干较为粗大的树后,探出头来,只见有一身着金星雪浪袍少年走近缚仙网随近。

  【原来是兰陵金氏的】“莫玄羽”暗想到。

  少年仔细眯了眼看了看缚仙网内的东西。

  『什么?!驴!!布了四百多张的缚仙网,连个鬼影子都没抓住,尽是网些散修的蠢货不说,还来了头蠢驴』金凌将长发理到身后。

  有动静。

  金凌向后一越,弓起箭来,却没有什么东西。

  什么声音。

  嗖,一声,只射一只被咬过的苹果,旁边还有一人。

  『呵,原来是你,怎么被送回老家后,还失忆了?连这身金星雪浪袍都不认识了?』

  【等等!听这少年之意,莫玄羽是兰陵金氏的人,那么他爹是那个**呀,乱葬岗围剿,江澄的战功第一,那么金光善就是第二,我一堂堂“乱葬鬼君”白日竟然被他私生子给献舍,也是说这献舍是有人故意为之,看来应该是四大家族人为之,也是够麻烦的……】林松尽突然感觉自己的这身原主,看来是被利用了,哼,有人竟然敢献舍“乱葬鬼君”,有点意思。

  『哎,你等下,先把我的驴先放了』林松尽向金凌急跑去。

  『离我远点,死疯子』金凌口中吐出恶言,便使林松尽有些不爽。

  『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你这个有娘没娘养的』林松尽这句激怒了金凌。

  是,他金凌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那又怎样样!又不是你,莫玄羽你的事!

  在一番打斗之下,金凌被林松尽的压魂一招【类似于魏无羡的魂来一招】,死死压在地面上。

  『死疯子!我要告诉我舅舅去!你竟然敢修炼邪魔外道!』

  『噗!为什么不去告诉你爹或者是你娘啊?为什么要告诉你舅舅?』

  『因为他舅舅是我,你还是什么话想说吗?』一沉闷男声传出,被云挡住的月光此时射出来,照在江澄脸上。

  这张脸,林松尽不会认错的!那是江师兄!

  『金凌,我陪你来夜猎,可不是来看你开玩笑的,还不滚起来!』

  林松尽使鬼道的小叶人被江澄发现,并捏个迷碎。

       『死疯子,我打折你的腿』

  『我曾经说过什么,金凌,邪魔外道最好杀了,金凌,杀了他,去喂你的狗』

  令林松尽没想到的是姑苏蓝氏的含光君竟然会护他。

  想到,这一切,林松尽不禁摇了摇头,他护我肯定认出了我的身份,毕竟我是魏无羡至死都护着的小师弟。

  等等,那小子与普通修士不同,用的剑是两把,他身上带的另一佩剑,赤红色的,不正是师兄的随便吗……另一把金黄色的是金子轩的岁华……难怪那两把剑这么眼熟啊……

  当年的我干了什么啊……

  『阿尽,我要与金子轩成亲了……你来吗?这是你爱吃的小吃……』

  林松尽眼前浮现出身着云梦江氏校服的师兄,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

  『阿尽,你的小侄儿金凌满月酒,你来吗?不来也可以……这是些生活用品……你先拿去用……乱葬岗,可不比云梦江氏……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的……江家永远是你的家……』

  他想起了初为人母,身穿云梦江氏校服的师兄来到这脏臭之地说得一番话,师兄永远亲哥哥一样护着自己,永远为自己着想……

  『阿尽……』

  这是沙哑的声音是师兄发出来的,此时金子轩在穷奇道早被自己所炼化的凶尸所杀……而师兄,是为了替自己挡下那刺杀之人……

  失去至爱的师兄那时,林松尽抱起他时,师兄己经瘦得身上没有多少肉了……让自己无法想像的是……自己的师兄至死都要护自己……

  『林松尽也真得下手啊,那可是与他长大的师兄啊……』

  『最可怜是这个孩子才一岁多……就没了爹爹娘亲……』

  『我怎能……我怎能……说他有娘生没娘养,林松尽啊,林松尽!』林松尽狠狠地拍了自己一巴掌……

  【小剧场】

        当林松尽用岁华弄开缚仙网时,金凌是肉疼的,我的爹爹留给我的佩剑啊!就这样,被你拿用了!这次,不把你手弄下来,我就不叫金凌!!

写死了,四千六,五个小时,手麻,脑仁疼
@一只小太阳

  

  

  

  

【轩羡】乌莲•二

  脑残文章:

  严重ooc

  邪教CP+穿越者:

  私设:

  金子轩【魏无羡道侣】:阳元   信香:金星雪浪

  魏无羡【夷陵老祖】:阴仪   信息素:天子笑

  蓝忘机:阳元       信香:雪松

  林可【穿越者,乱葬鬼君】:普人

  金凌【金子轩和魏无羡长子】:阳元  信香:满天星

  江澄:阳元  信香:荷花

  江厌离:阴仪  信香:桔梗

  A:阳元 B:普人  O:阴仪

  正常人一般都是15、16岁时分化,晚一点17、18岁。

  年龄:金子轩:19  魏无羡:16  蓝忘机:16  林松尽:16

  金凌:15   江澄:15  江厌离:18

  可以说命运的抓弄,又将两人捆绑在了一起,两个……一个心悦对方,另一个也仅仅是略有好感,而已罢了。

  初到姑苏,魏无羡还是依旧将莲花坞的习惯“带”了过来,几时作,几时息,还是老样子,打山鸡摘莲蓬。

  昨儿夜里,魏无羡着实馋不住,便偷溜出去买了两坛天子笑,正在翻墙头好好去品尝美酒之时,却被掌罚的蓝忘机发现,在打斗的过程中,还打翻了一坛,着实让魏无羡肉疼了一番。

  于是今个早儿,如期的起晚了。

  于是,魏无羡与江澄还有林可,只为不被教书的蓝启仁,蓝老先生责罚,便一路子狂奔。

  跑得三人气喘吁吁。

  『魏无羡,你下次再晚起,我决计不等你。』

  『不就迟个到嘛,最多罚罚站,怕什么』

  『哼』江澄从鼻子中喷出一字后,便不踩理他了。

  『师兄……』林可看着这两个师兄的“友好互动”,只好在一旁爱莫能助。

  从不远之处,走出一俊俏少年,正是那金子轩。

  “子轩兄。”江澄和林可对金子轩作了一揖。

  这金子轩,林可是认识的,虽说脸貌长开了些,但依旧如之前高傲。

  而金子轩只是傲慢的回个揖,便走了。

  『哼,这位金兄派头越来越大了。』魏无羡看不惯金子轩的作风,想什么法子去整整金子轩。

  『打住,别打什么馊主意,我警告你啊这金子轩再怎么着,也是师姊的未来丈夫,日后要结亲的,你给我收收你那些歪念头,也不想想你前几天干的蠢事。我估摸着啊,他现在还记恨着你呢』

  『记恨我?为什么呀,我不就给他开了个小玩笑吗,那人那么无趣,不就该逗逗嘛』魏无羡满不在意的回复到。

  『师兄啊,我知道你气不过那个子轩兄,偷偷溜出去将子轩兄的诗集换成了春宫图……你说像子轩兄如此高傲的人,子轩兄不拿岁华来削你,己经很不错了……』林可只能无奈说出前几日的事。

  『说叫他说师姐坏话……』魏无羡只能无力的反驳一句。

         『那也不能做……』

  前几日,兰陵金氏通往姑苏蓝氏的河道与一河道重合,河道上飘来的黑点上插着的紫色旗子,那是云梦的船,在阴差阳错之下,两家的首船不慎相撞,金子轩大为不悦,便当三人的面说了几句江厌离的恶言,气得魏无羡想当场把这厮痛打一顿,江澄和林可见魏无羡发作,便急急忙忙将魏无羡拉走了。

  魏无羡一时气不过,使了个馊主意,把金子轩的诗集换成了春宫图,气得金子轩差点提着岁华要将魏无羡削成人棍。

  『等等,江澄呢,诶诶,小师妹等等我和阿尽啊』魏无羡终于发现了江澄己经离两人有些儿距离,便疾驰过去。

  『对,等等啊,江师兄』

  人渐渐远去,被吹散在风中。

  不远处金子轩停下了脚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哼,魏无羡。

  只一刻,转回了头,仿佛无事一般,继续向前走去。

  【金子轩的追妻之旅   5%】

  【攻略目标:魏无羡】

  【对方好感:45(50以下厌恶)(50正常)(70喜欢)(100爱上)略有厌恶】

  【下回合触发事件:标记(金子轩同志,媳妇还是要疼着的,不然会跟别人跑掉的,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祝你好运)】

  【不羡鸳鸯不羡仙,只求来世再续缘】

  〖小剧场〗

  当金子轩结了契之后,发现自己的小娇妻就是魏无羡时,内心是拔凉拔凉的。我的天!药丸药丸药丸!跟自己的娇妻结梁子了,怎么办!在线求!挺急的!

  魏无羡表示以后都不会爱你了……

  结果,魏无羡表示:真香!

  

  

  

【轩羡】乌莲•一

文笔渣,不喜勿喷,谢谢

  脑残文章:

  严重ooc

  邪教CP+穿越者:

  私设:

  金子轩【魏无羡道侣】:阳元   信香:金星雪浪

  魏无羡【夷陵老祖】:阴仪   信息素:天子笑

  蓝忘机:阳元       信香:雪松

  林可【穿越者,乱葬鬼君】:普人

  金凌【金子轩和魏无羡之子】:阳元  信香:满天星

  江澄:阳元  信香:荷花

  江厌离:阴仪  信香:桔梗

  A:阳元 B:普人  O:阴仪

  正常人一般都是15、16岁时分化,晚一点17、18岁。

  年龄:金子轩:19  魏无羡:16  蓝忘机:16  林可:16

  金凌:16    江澄:15  江厌离:18

  金秋时节时近冬至,太阳总是喜欢将己经变得不温不燥的阳光洒向大地,温暖着一方大地,滋润一方的河流从不停下脚步,奔流入海,河上有四五六黑点,在河上飘着,这是一行船队沿着河道,从兰陵金氏驶向姑苏蓝氏方向,头船里坐着一看书俊俏少年,眉间点朱砂,身着金星雪浪袍,八成是在船舱待闷了,便放下书出来透透气。

  两旁河道长着己经变得发黄,毫无生机的植物。

  金子轩只是在船头站了小会,自发无趣,准备回去继续看书时,金子轩无意之中扫到一处地方。

  那是几株己经凋零只剩着那莲蓬,还有伴着原先那莲花生长的荷叶,如今也枯黄。

  让金子轩想起了十五岁的那年。

  金子轩一直有个秘密,谁都不知道,他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

  那是个盛夏。

  那个人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一脸笑容看着金子轩,好看的桃花眼迷成一条线,穿着纹着江氏家纹九瓣莲的紫色抹胸儒裙,脚蹬紫色纹莲鞋,手中总是会拿着刚刚摘下莲蓬,都会硬塞进金子轩的手中,然后驾着小船驶出荷塘。

  这使得金子轩每次都脸红着呆呆地看着那人。

  『莫桑,我叫莫桑,江莫桑,你呢?』

  莫桑,是那个心头人的名,极美,很符合那人的名,但江姓给名笼上了层纱。

  金子轩有一小一岁的未婚妻,也姓江,名厌离,在莲花坞暂居之时,给金子轩留下的印象,还不错,但他仍旧不喜。

  做为金家未来的主母,怎么能下得了厨房?若别修仙世家的嫡女,早就关在闺房之中,日夜习女经,做刺绣,写雅诗,做女红,就怕夫家不喜。

  那像江厌离,云梦江氏的大小姐,竟然亲手下厨房,洗手做羹汤,哪有一修仙世家的嫡女愿意去满是油腻的厨房下厨,也恐怕只有江厌离了。

  在云梦江氏暂居的一个月,使金子轩头也不回的回兰陵金氏去了,他要跟母亲说,他要与江厌离取消婚约,那怕是罚关一个月的静闭,他也愿意,他不想将下半辈子消费在一个不知道会分化成什么性别的江厌离身上。

  临走的前一天,他特意去了趟荷塘深处,这次等莫桑从上午到傍晚,金乌西落,金子轩等了足足有四五个时辰,莫桑仍旧没有出现,等得实在困得不行,只得在继续等,万一莫桑来了呢?

  一只纤手搭在了船沿上,惊得金子轩猛得一跳,如以往一样,一张熟悉的脸出现了,那是莫桑,他心喜的莫桑。

  若是江家的嫡女是莫桑,那该多好啊。

  可惜,江家的嫡女是长相平平,看似普通人,有着一手好厨艺的江厌离。

  『对了,你还没吃饭,我这里有只热乎乎的烤山鸡,你先将就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莫桑将东西放在船沿,急匆匆的游走了

  船沿上多了只老荷叶包着的东西,还有刚刚摘下的莲蓬,打开的一瞬间,香气四溢,里面包着的是只烤得金黄酥脆的山鸡,虽说山鸡肉不多,但是肉是极鲜美的。

  自打那之后,他就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烤山鸡了。

  送金子轩上路的是云梦江氏的二弟子,林可,那时,他想向林可打听一下,云梦江氏女修之中是否有个叫江莫桑的女修,但,林可被一个江氏门生急急忙忙的叫走了,也就不之了了。

  回了兰陵金氏,金子轩向母亲提出取消婚约之事,被母亲一口否决,还被罚了一个月的静闭。

  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莫桑最近如何。

  【金子轩的追妻之旅   0%】

  【攻略目标:魏无羡】

  【对方好感:60(50以下厌恶)(50正常)(70喜欢)(100爱上)略有喜欢】

  【下回合触发事件:结梁子(金子轩同志一路走好)】

  〖小剧场〗

  当金子轩同志再吃到羡羡做的烤山鸡时,那个泪流满面啊,天下什么东西都比不过自家媳妇做的烤山鸡!哎呀妈呀,这是啥呀,咋那么好吃啊!

  羡羡表示你要吃多少都可以做【无奈】
        
         基本上是看心情更新,心情好就更,心情不好就会隔天更新,就这样。
         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的,我尽力回答【因为剧情什么的都己经想好了,包括结局什么的】【搞笑】,但不会透露太多。